83岁卖春女 “再也没有做人的感觉”

来源:你我皆行者 2016-12-16 10:46 分享到:新浪微博腾讯微博QQ空间分享给QQ好友

『导读』: 玛丽,20世纪末日本横滨的妓女,网络上搜索后得到满屏的“83岁妓女”之类的标题、以及妆容夸张的图片,似乎这就是她的标签,但玛丽孤傲从容的表情有别于任何一个失足女,好奇她的故事,直到看完《横滨玛丽》这部纪录 ...

玛丽,20世纪末日本横滨的妓女,网络上搜索后得到满屏的“83岁妓女”之类的标题、以及妆容夸张的图片,似乎这就是她的标签,但玛丽孤傲从容的表情有别于任何一个失足女,好奇她的故事,直到看完《横滨玛丽》这部纪录片才知道原来她是这样的人。

本名西冈雪子,但是人们叫她艳艳、玛丽小姐、皇后陛下,后来一直叫她横滨玛丽。83岁还在卖春的妓女,一生进警察局22次。

二战结束,日本投降,美军进驻日本,同年,玛丽父亲去世,弟弟独霸家产,把她赶了出来,玛丽无奈流落横滨谋生。

战后的日本满目疮痍苟延残喘,数万国民失业,男人都找不到工作,更别说女人。玛丽偶然看到一则招聘:包吃住,收入高,仅限十八到二十五岁女性,便报了名,年轻的玛丽容貌美艳,得到这份工作后她万万没想到,人生轨迹竟彻底改变。

当时政府为了保护女同胞的安全,牺牲一部分女性为入侵的美军服务,当玛丽意识到为时已晚,最终沦为慰安妇,她说:“当一天接了55个客人之后,就再也没了做人的感觉”。

战争结束,她慰安妇的生涯结束,但是最好的青春已经消逝,生活给她的选择并不多。玛丽继续从事色情行业,玛丽姿色美艳,写得一手好字,会弹琴,还会一口流利的英语,依然有很多人找。

即便做妓女,玛丽也坚守最后的尊严:

你可以在我身上做任何事,但你不可以吻我,因为我卖我的肉体,而不是灵魂

1951年玛丽三十岁,她遇到一个美国大兵,爱上了她,承诺要娶她为妻,而且送给她一枚翡翠戒指。

不久,美国大兵接到命令回国,玛丽穿着白色纱裙,白色手套,高跟鞋涂着白色脂粉,黑色眼影以及鲜艳的口红,到车站送她的男人,坚信他会回来,却再没回来。

玛丽继续站街生活,一直穿着离别时的那身白色纱裙,脸上擦着白色的粉,夸张的眼影和红唇。

时光荏苒,玛丽年迈色衰徐徐老矣,她经常在街头游荡,拎着一个皮包,里面装着全部家当,脸上依旧擦着夸张的妆容,有人说她是疯子,有人说她像活僵尸。

一家酒店老板好心收留了她,给了她一把椅子,她在酒店走道过夜。

一位商店女老板同情她,玛丽特别生气并且呵斥对方离她远点,女老板很委屈,后来她丈夫说:其实她是为你好,她故意和你保持距离,这样你和她就没有关系,就不会受到别人的侮辱。

充满理想的年纪如此遭遇,情感的温存竟也片刻而已,不敢揣测那是怎样的感受,一定是无尽的苦涩与刺骨的冰冷,所以单纯活着已鼓足勇气,至于怎么活,对一位饱经风霜的女人来说或许已无所谓。

本以为一生蹉跎,却在暮年遇到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友情,元次郎,同性恋歌手,他的母亲是一名妓女,元次郎年轻时辱骂母亲,母亲过世后,他觉得玛丽很像他妈妈,于是将她当妈妈看待。

玛丽经常听元次郎唱歌,一直到1995年,玛丽突然消失,留给元次郎一封信:“如果我还能活三十年,我会努力成为一个好女人,我还有很多梦想”。

此后元次郎得了癌症,住院期间收到玛丽的来信:我知道你生病了,希望你早日康复,我回到乡下,还想回横滨

元次郎按照地址在养老院找到了玛丽,并为她开了演唱会。此时的玛丽坐在台下,擦去怪诞的妆容,一副慈祥的老人模样,跟着歌曲不住的点头。

在所有人都觉得她非疯即傻的时候,有一个懂她的人,让她可以变回一个正常老太太。

2004年元次郎癌症去世,第二年,84岁的玛丽离世,死前留下这样的文字:

我爱过笑过哭过 满足过失落过

我毫不羞愧 因为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活着

我有过后悔 但很少

我做了我该做的事情 并没有免除什么

是的 有过那么几次 我遇上了难题

可我吞下它们 昂首而立

明天我将离开世界 与你们一一告别

这些年我过得很完整

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活着

玛丽并没有错,她的命运是那个时代的悲剧,为没落的时代殉葬,但她却以自己的方式执着的走完一生,回忆起一个人夜晚踟蹰路上的心情:

我想起的却不是孤单和路长,而是波澜壮阔的海和天空中闪耀的星光

凄厉人生,却满眼风景,这是何等的气度,何等的心境。颠沛流离尝遍杂陈五味,铮铮傲骨何尝不是伟大。